page top

主页 > 主题 > 2018年度JRA大奖获奖者出炉

主题

February 4, 2019 (Mon)

2018年度JRA大奖获奖者出炉

迎来新年之际,JRA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功会,对过去一年表现卓越的人马进行表彰。对于表现最佳的赛驹的选举主要由各大赛马报纸的记者们投票决定,而最优秀的调教师和骑师则通过统计资料进行选拔。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2018年那些留下光辉战绩的主角们吧。

年度代表马及最佳3岁雌马:杏眼丽人Almond Eye (JPN)

如果让您只举出1匹日本赛驹的名字的话,恐怕这个殊荣非杏眼丽人Almond Eye (JPN)莫属了-这个名字成为去年世界赛马界最为响亮最为人熟知的一个。这匹集多种才能于一身同时具有非凡速度的雌驹在过去的1年里,从1月初的G3赛事神赞(Shinzan)记念的初战告捷开始保持了全年不败的纪录。她在随后举行的雌马三冠赛的第一场樱花奖大赛(日本版1000坚尼)上毫无悬念地摘走了桂冠,而这场赛事也是她唯一一场人气排名没有排在第1的赛事。自2017年她在2岁雌马冠军赛上获得全面胜利之后,议论她的潜力之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此时的她必须要参加2400米优骏牝马(日本橡树大赛Japanese Oaks)的角逐。截止到当时那个时点,杏眼丽人Almond Eye (JPN)还从未参加过超过1英里以上距离的赛事,并且她的父亲龙王Lord Kanaloa(JPN)虽然在2013年独揽了短途赛冠军桂冠但也同样没有参加过超过1英里的赛事。她的母亲Fusaichi Pandora(JPN)也是一匹素质极高的赛驹,在2006年的优骏牝马(日本橡树大赛Japanese Oaks)上获得第2之后于同年获得了2200米G1赛事伊丽莎白女王杯的冠军,并在1600m至2200米之间的多个高水平赛事中获得优异的名次。大概杏眼丽人Almond Eye (JPN)就是继承了其母亲的强劲吧,她在G1优骏牝马(日本橡树大赛Japanese Oaks)上没有让她的马迷们失望,她已经超越了她的父亲和母亲,无论从哪一点上来看,2400米的距离已经成为她完全可以驾驭的距离。优骏牝马(日本橡树大赛Japanese Oaks)夺冠之后她立即成为JRA的一颗璀璨的明星,她的马迷们迫不及待地期待着看到她在雌马三冠赛上的挑战。而她似乎也在回应马迷们的期待,在这场赛事中她以超出以往任何赛事的表现夺取冠军,震惊了所有的人。尤其是当她宣布要象贵妇人Gentildonna(JPN)那样在她3岁这年挑战日本杯后,她更是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并经常用来与2012年及2014年两度获得年度代表马殊荣的贵妇人Gentildonna(JPN)进行比较。虽然人们对她是否应该参战日本杯仍留有些许疑问,但她以人气排行第1出战日本杯,成为同时获得雌马三冠王和日本杯冠军的第2匹3岁雌马。不仅如此,在日本杯赛中她还打破了世界纪录,成为世界纪录的创立者。她在这场距离为1英里半的赛事中巧妙地利用了开路先锋神业Kiseki(JPN),并紧随其后,在略微煽动了他一下之后就跃而超之,一举获胜。当这场胜利被世界各地报道之后,杏眼丽人Almond Eye(JPN)被赛马界的男女老幼用来与Enable(GB)、温克斯Winx(AUS)相提并论。JRA的年度大奖评选一开始,杏眼丽人Almond Eye(JPN)就被作为最佳3岁马的最有力得主而得到了全场一致的满票,而更令人兴奋的是,她还以满票获得了年度代表马的桂冠,成为获此荣誉的第一匹雌驹。2019年,杏眼丽人Almond Eye(JPN)计划进行长期的海外远征,we相信国际间对她的报道将会更多。

最佳2岁公马:赏火星Admire Mars(JPN)

G1赛事朝日杯未来锦标赛冠军马赏火星Admire Mars(JPN)与G1赛事希望锦标赛冠军马超级贵族Saturnalia(JPN)之间之差30票。赏火星Admire Mars(JPN)是大和主将Daiwa Major(JPN)的子嗣,因为他赢得了G2赛事每日杯2岁吗锦标赛,所以当投票进入尾声时,他已经成为得票数量最多的有力候选人。去年他共参加4场比赛,获得全胜。他的出道赛是6月30日在中京赛马场举行,他以鼻尖差险胜日后在G3赛事新潟2岁马锦标赛中获胜的军训曲Cadence Call(JPN)。随后不到一个月,他又在中京赛马场在非重奖赛中京2岁马锦标赛中以3个马位的优势再次奏响凯歌。11月他在自己所参加的第一个重奖赛G2赛事每日杯2岁马锦标赛上以¾马位胜出。赏火星Admire Mars(JPN)是一匹早熟型的赛驹,并且在随后的12月16日所举行的G1赛事朝日杯飞来锦标赛上以2个马位的绝对优势获胜,以一种强有力的姿态为2018年画上了一个辉煌的句号。相信在今年春季的3岁经典赛的赛场上我们将再一次目睹他与超级贵族Saturnalia(JPN)互相争斗的场景。

最佳2岁母马:达能梦想家Danon Fantasy(JPN)

只要母马不能从G1希望锦标赛上胜出,那么G1阪神2岁雌马锦标赛几乎就会成为每年雌马部门的决定性赛事了。去年达能梦想家Danon Fantasy(JPN)赢得了这场赛事的胜利。达能梦想家Danon Fantasy(JPN)与赏火星Admire Mars(JPN)具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两匹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的雌驹都是在首次参加G1赛事之前就已经在其他重奖赛上取得过冠军了。达能梦想家Danon Fantasy(JPN)虽然在她的处女赛上输给了G3赛事冠军马、之后决定出赛G1赛事朝日杯未来锦标赛的欢呼Gran Alegria(JPN),但她在3个月后很快重新站立起来,在第2场赛事中胜出。这匹大震撼Deep Impact(JPN)的女儿是一匹充满魅力的雌驹,她正在为雌马经典赛作着准备,相信今天春天她也将是一匹备受瞩目的赛驹,并且她与欢呼Gran Alegria(JPN)的再度交锋也将牵动着马迷们的心弦。

最佳3岁公马:防爆装束Blast Onepiece(JPN)

过去这一称号似乎总是为日本德比大赛的冠军马所预留的。但去年情况不同。因为防弹装束Blast Onepiece(JPN)在包括有马记念的多场比赛中都上演了反败为胜的好戏。在对这个奖项进行投票的时候,防弹装束Blast Onepiece(JPN)得到了114票,而德比大赛的冠军得主歌剧巨匠Wagnerian(JPN)只得到了88票。此外疾风劲起 Le Vent Se Leve(JPN)虽然年仅3岁,但他在赛事中的强悍让他所获得的69票变得理所当然。尽管如此,在上述3匹赛驹之中防爆装束Blast Onepiece(JPN)摘走此项桂冠仍然是最为让人心悦诚服的。他在去年2月份在东京赛马场举行的2400米1胜马匹特别条件赛上以4个马位的绝对优势大获全胜,在下一个月他又以同样的轻松姿态取得了G3赛事每日杯的胜利,取得了日本德比大赛的出场券。但是他在该赛事中的表现欠佳,仅取得了第5名。他在夏季休养之后于9月份重归赛场,在G1赛事菊花奖(日本版圣烈治锦标赛St. Leger)的试闸赛2000米G3赛事新潟记念上战胜了众多老将。但命运似乎总在和他作对,在菊花奖赛事中他再一次发挥异常,仅以第4名告终。他在日本德比大赛中的人气排名为第2,在菊花奖赛上的排名为第1名,但到了有马记念,似乎对他抱有怀疑态度的人数有所增加,人气排行也再次出现少许低迷,排在第3。该周赛事正逢小雨过后,赛道略显泥泞,这对于身量魁梧爆发力强的他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最终他以颈差战胜了4岁马人气排行名列第1的黄金霸Rey de Oro(JPN)。由此他的才能得到了马迷们的认可,这项奖项对他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相信这匹高大的赛驹将在2019年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最佳4岁以上公马:黄金霸Rey de Oro(JPN)

从去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这匹2017年的德比大赛冠军在前往迪拜之前的2月份举办的G2赛事京都纪念上只获得了第4名,因此这个奖项似乎应该是根据他在2018年下半年的表现获得的。在京都记念中,黄金霸Rey de Oro(JPN)虽然是人气很高的马匹之一,但赛事的节奏与他的状况完全不符,失去斗志的他最后只得以第4名收场。之后他被给予6个月的休养,9月末在G2赛事全员参加锦标赛(ALL COMER)上重归赛场,再次维护了胜者的姿态。1个月后他又与李慕华Lemaire骑师一起赢得G1天皇奖(秋),之后他避开2017年饮恨第2名的日本杯,将目标锁定年底的G1赛事有马纪念。很遗憾的是在该赛事上,在冲刺道上他没能敌过3岁的防爆装束Blast Onepiece(JPN)的攻势。但是他的努力对于他获得这个授予老将的荣誉称号已经足够了。

最佳4岁以上雌马:雍容百合Lys Gracieux(JPN)

虽然从得胜的次数上来看,多于雍容百合Lys Gracieux(JPN)的4岁以上雌驹并非没有,如母豹小姐Miss Panthere(JPN)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在2018年中持续挑战最高水平的赛事,并取得至少1个以上G1赛事冠军的恐怕她是绝无仅有的。在雍容百合Lys Gracieux(JPN)的竞赛生涯中,险胜或者惜败似乎总是对她纠缠不休。实际上2018年年初她就已经在3个不同的G1赛事中取得了第2。去年她以2月份与公马同台角逐的G3东京新闻杯拉开战幕,并获得开门红的良好战绩。4月份她在G2赛事阪神雌马锦标赛中获得不尽人意的第3。之后在5月份的G1赛事维多利亚英哩赛中未能胜过子夜白光Jour Polaire(JPN)获得她赛马生涯中的第4个G1亚军。G1安田记念赛上她更是以令人遗憾的第8名草草收场。之后为了迎接更长距离的赛事她进入暑假休养期。10月在G2赛事府中雌马锦标赛中再次以微差屈居第2。不过11月她终于迎来了逆转女神向她露出的微笑。在经历了整整2年的竞技生涯之后,厚积薄发的她在熟练的骑师莫雷拉Joao Moreira的驾驭之下,紧紧抓住所有的有利条件,终于获得了G1赛事伊丽莎白女王杯的胜利。雍容百合Lys Gracieux(JPN)属于后起直追型的赛驹,因此每一场赛事的尾声都惊险得令人手心攥汗。并且正如2018年的最后一场赛事G1香港花瓶杯(Hong Kong Vase)她再次屈居第2一样,这种赛事模式是伴有一定的风险的。2018年,雍容百合Lys Gracieux(JPN)除了1场发挥失常的赛事之外,在所有的赛事中都留下了优异的战绩。相信2019年她将为马迷们带来更多的惊心动魄。只希望2019年能够让她有优于去年的运势。

最佳短途马:铁杵成针Fine Needle(JPN)

作为首匹完全自主繁育的种公马,铁杵成针Fine Needle(JPN) 刚刚在几周前退役,来到他的第2生涯所在地达利日本Darley Japan牧场。但纵观2018年,铁杵成针Fine Needle(JPN)的表现真可以用非凡来形容。这匹达利Darley种公马赏月Admire Moon(JPN)的子嗣1月末在G1赛事高松宫记念的试闸赛G3丝绸之路锦标赛上以鼻尖差战胜G1冠军马唐吉快跑Let's Go Donki(JPN),拉开了2018年的帷幕。在为高德芬日本Godolphin Japan赢来JRA的第一个G1胜利之后,他前往香港参加G1赛事主席短途赛G1 Chairman's Sprint Prize,取得了前途有望的第4名。经过夏季休养后,当时5岁的他连续两年蝉联G2赛事半人马锦标赛的冠军。随后在不到一个月的9月底,他又在G1短途锦标赛上胜出,为高德芬日本Godolphin Japan摘回第2顶JRA的G1桂冠。同时取得JRA的两个短途赛事的冠军实属罕见,至今为止只有包括赫赫有名的龙王Lord Kanaloa(JPN)在内的5匹完成了这个伟业。在英里马的范畴内存在着两种不同的类型,铁杵成针Fine Needle(JPN)为了获得此殊荣,在2018年内尽施才华,成为唯一一匹英里及以下范畴的赛驹。在12月举行的G1香港短途赛Hong Kong Sprint中虽然他仅仅取得了令人遗憾的第9名,但如今已经年满6岁的他已经退役,回到坐落于北海道的达利Darley种马场,他将在父亲赏月Admire Moon(JPN)的身边继续发挥他的才能。

最佳泥道马王:疾风劲起Le Vent Se Leve(JPN)

尽管上一年度获此殊荣的黄金梦Gold Dream(JPN)为了卫冕使出了全身的解数,但因其一年来的业绩仅徘徊在数次进入名次的水平,而且又回避了12月举行的G1赛事冠军杯,从而将自己的名字从候选者名单上彻底勾除,3岁的疾风劲起Le Vent Se Leve(JPN)以几乎满票之势取而代之。本来疾风劲起Le Vent Se Leve(JPN)已经做好了奔赴Japan Road to the Kentucky Derby的准备,但因年初罹患的多处管骨骨膜炎,他不得不停止调教一段时间。虽然他参加了4月份举行的非重奖赛事伏龙锦标赛,并获得第2名,但这对他来说可以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个污点。6月,他以3½个马位的优势在G3赛事独角兽锦标赛上获胜,随后7月又在NAR主办的与JRA的交流赛事2000米JPN1赛事日本泥道德比赛中以1½马位战胜欧米伽香水Perfume(JPN),赢得冠军。他在10月于盛冈赛马场举行的JPN1英里冠军锦标赛南部杯上重归赛场,并以1½马位战胜黄金梦Gold Dream(JPN)夺冠。12月,他在JRA举办的G1赛事冠军杯上以2½马位的绝对优势轻松取胜,以超凡的赛绩为2018年画上了华丽的句号。去年他共胜出5场赛事,其中3场是JPN1或G1赛事,于是他当之无愧地被选为2018年度的泥道赛马王。尽管美国及迪拜也期待着能够一睹其冲刺道上的非凡风采,但是远征还是留在日本继续书写胜利的篇章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最佳障碍马:阿珠长山 Oju Chosan(JPN)

2018年阿珠长山Oju Chosan(JPN)虽然只参加了一场障碍赛,但这并不影响他被选为年度障碍马王。他在去年4月份举行的JG1赛事中山大障碍赛中引领赛事大获全胜的情景,让他的马迷们心悦诚服。随后,他的相关者们重新将其召回平地赛事,并准备参加12月底举行的G1有马记念赛。虽然在有马记念中这匹老将仅获得了第9名,但在此之前他在所参加的2个特别条件赛上连赢两次,证明了自身的挑战是有意义的。他的相关人员甚至考虑今年继续让8岁的他接受平地赛的调教,并远征迪拜。如果他能够继续在重奖赛中不断提高成绩,恐怕这批拥有铁粉无数的黄金旅程Stay Gold(JPN)的子嗣也将为其障碍赛生涯画上句号。


调教师部门

获胜次数最多调教师奖:藤原英昭(Fujiwara Hideaki)

这位调教师不仅是调教师10强中的常客,而且在兼具大赛常胜将军的美誉的同时,更以擅长将赛驹调驯到最佳状态而著称。2018年他共带领包括4月G1赛事皋月奖的冠军黄金时代Epoca d'Oro'(JPN)在内的调教马匹赢得了58场胜利,成为该年度获奖次数最多的调教师。去年,他所调教的赛驹出场次数虽然仅有301次,但却获得了头马58次、第2名52次、第3名34次,进入名次的比例从未低于过开业初期所创造的24.7%,在最近的6年中,进入名次的比例徘徊在40%的只有1次,而且这一次也达到了47.8%。藤原厩舍厩务员的特点是勇于奉献、体贴周到、注意细节。因此在去年的一年中,他们不仅让大半的调教马匹拿到了名次,还让众多的赛驹登上了冠军领奖台。对于这项必须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周末参加赛事的马匹身上的重劳动型运动,更被喻为不能丝毫掉以轻心的业务,对此藤原和他的工作人员似乎早已理解透彻。

获胜率最高调教师奖、技术最佳调教师奖:木村哲也(Kimura Tetsuya)

按照JRA的标准,木村调教师还应该属于年轻有为、锐意进取的一代。这位47岁的调教师长年以来总是负责调教那些前途有望的赛驹。第1个为他带来G1胜利的是龙王Lord Kanaloa(JPN)的子嗣Stelvio(JPN)。自2011年开业以来,木村调教师为了能够做到最好总是不惜付出任何辛苦,最终取得了最高获奖率这一被公认为难度最的高领域中21.5%这一令人惊异的业绩。没有比最佳获胜率奖更能准确评价其调教技艺的手段了。目前在他的麾下有已经做好在2019年走英里赛路线的刚满4岁的Stelvio(JPN),相信2019年对于木村调教师来说必定会成为欢喜多多的丰收年。

获奖金额最高调教师奖:友道康夫(Tomomichi Yasuo)

只要看一下友道厩舎所调教的马匹的水平就不难理解这位调教师缘何可以以最高奖金获得者的身份结束上一个年度。友道调教师所调教的马匹只有2匹获得了重奖赛的冠军,两匹均分别赢得G1与G2赛事各一场。由此也许有人会断定这个奖项因该由杏眼丽人Almond Eye(JPN)的调教师国枝荣获得。但友道调教师所调教的歌剧巨匠Wagnerian(JPN)赢得了G1日本德比赛和G2神户新闻杯赛的冠军,赏火星Admire Mars(JPN)赢得了G1朝日杯未来锦标赛和G2每日杯2岁锦标赛的头马。这个才华横溢的调教师不仅两次问鼎德比赛,而且还曾经无数次在千钧一发之际让他的赛驹化险为夷名列前茅。由此也许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他能够获得最多的奖金额。强击Vivlos(JPN)在G1赛事迪拜草道赛G1 Dubai Turf及G1香港英里赛Hong Kong Mile中均获第2,高尚骏逸Cheval Grand(JPN)在G1天皇奖(春)中获得第2名、在G1有马记念中获得第3名;绝妙Etario(JPN) 与你可微笑You Can Smile(JPN)分别获得G1菊花奖的第2与第3,海滨桑巴Beach Samba(JPN)在G1阪神雌马锦标赛中获得第3。以上还是仅仅统计了他的调教马所拿到的G1名次的情况。每年都会有多匹日本最佳血统的赛马徘徊在他的厩舍门前,因此像2018年这样成为奖金收集器的情况并不足以为怪。


骑师部门

获胜次数最多骑师奖、奖获率最高骑师奖、获奖金额最高骑师奖、骑师大奖:克里斯多夫 路梅尔Christophe Lemaire

2018年的日本赛马舞台中再也找不出一个比克里斯多夫 路梅尔Christophe Lemaire更为优秀的骑师了。JRA所能授予骑师的所有荣誉都被这位出身法国的骑师独家包揽了。他打破了2005年由武丰骑师创造、常年未被打破的全年获胜212场的记录,并将这一纪录提升到215场。他的获胜率为27.8%,远远高出其他骑师,获奖金额为\4,660,235,000。去年他不仅赢得JRA的7个G1赛事,还赢得了包括在京都赛马场举行的JPN1及JBC短途以及JRA的12个重奖赛,由此看来,他的这一业绩并不足以为怪。此外,他还获得了基于包括上述策骑次数等在内的所有因素所评定的评分系统所确定的MVJ奖。自2015年获得JRA骑师执照以来,路梅尔的表现不断进步,这位JRA唯一的来自法国的注册骑师2019年将要完成什么样的伟业,令他的粉丝们翘首以待,激动不已。



详情请垂询如下代理人(英语)。
Satomi Oka (Ms)
Satomi Oka Bloodstock Pty Ltd
e-mail : satomi@bloodstock.jp
tel : +61 414 414 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