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主页 > 主题 > 日本马来袭迪拜世界杯

主题

March 26, 2018 (Mon)

日本马来袭迪拜世界杯

今年日本派出了有史以来最大阵容的远征马队-14匹马围着地球绕了4分之1周,来到迪拜参加2018年的迪拜世界杯赛。迪拜世界杯之夜(Dubai World Cup night)的4场G1赛事的马彩将在日本发售,8组比赛中有6组比赛至少有1匹日本马参加比赛。

该夜晚的第一场赛事是在迈丹赛马场沙道赛场举行的总奖金达US$1,000,000的G2赛事高多芬英哩赛(Godolphin Mile),日本将有2匹赛驹参战。Adirato(JPN)这个名字对热心的国际赛马爱好者们也许并不陌生,去年他G2UAE迪拜赛事中因穷追最终获得第2名的Epichais(JPN)而精疲力尽,最后只落得第12名。该赛事头马的桂冠被Thunder Snow(IRE)摘取。今年这匹统治地位(Rulership(JPN))之子将回归更加适合自己的距离赛事中。因为以往他所取得的胜利都是在1400米这个距离的赛事中,在英哩赛中也有数次取得过名次。他与2014年在迪拜免税杯沙道赛事中获得第2名的一路通(Just A Way(JPN))一样,在栗东训练中心的須贝尚介(Naosuke Sugai)厩舍接受调教,去年12月他参加了让步赛事并取胜,彼时策骑的李慕华(Christophe Lemaire)骑师将再次策骑。另一匹参赛马匹是纹章战争(War Emblem(USA))的6岁子嗣Akito Crescent(JPN),此次是该马的首次海外远征。巧合的是该马赛事生涯中的大半也是1400米赛事。应清水久词(Hisashi Shimizu)调教师之邀,著名骑师武丰将进行策骑。

下一场日本马参赛赛事是这一天的第4组比赛-G2 UAE Derby赛,该赛事距离为1900米,在迈丹赛马场的沙道上举行,总奖金达US$2,000,000日元。将有2匹日本赛马参加该比赛,1匹是Ruggero(JPN),他继去年11月在卡特来兰赛事中获胜之后又于上个月在列表赛(listed race)风信子锦标赛中取得第3名,从而将参加肯塔基德比大赛的优先排位提到第2名。而风信子锦标赛事中的第3名是这匹金沙萨奇迹(Kinshasa no Kiseki(AUS))之子在刚刚结束3个月的修养之后取得的,从这点上来看该赛绩尚可谅解。此次在李慕华(Christophe Lemaire)骑师的策骑之下,这匹由鹿户雄一(Yuichi Shikato)调教师所调教的赛驹如能较好地应对距离的延长,在最后的冲刺阶段定将取得良好成绩。另一匹参赛马匹是Taiki Ferveur(JPN),他在卡特来兰赛事中荣获地2名,肯塔基德比的优先参加排位为第3名。该马是H. H. Sheikh Mohammed在日本繁育的赛马中最优秀的一匹,通常在达雷马场寄存,是一匹Furioso的3岁马。他在近期的赛事中成绩优秀,在距离延长300米状况下应该能够很好地应对。根据最近的发表,该马的调教师是Mitsunori Makiura,将由Joao Moreira骑师策骑。

这一天的第6组比赛是G1迪拜金莎轩锦标赛(G1 Dubai Golden Shahee),也是当天可在日本购买马彩的第一组比赛。该赛事为1200米沙道赛事,今年年初时曾计划有2匹日本马参加比赛,但目前变更为1匹。Dios Corrida(JPN)在去年的该赛事中不敌资深对手惨败蹄下。但因之后在日本的G3赛事中胜出,而又第二次收到该赛事的邀请。但因膝内发现碎骨而于上周宣布退赛。为此Matera Sky(JPN)-2015年在昆士兰9月拍卖会(Keenland September Sale)上购得,成为参加该奖金总额为US$2,000,000的G1赛事的唯一一匹日本马。Matera Sky(JPN)是Speightstown(USA)的子嗣,在日本曾经赢过4场1200米距离的赛事。在经过改造更具美国风范化的赛场上,相信该马的血统将会有助于其一举取胜。该马匹的调教师为森秀行(Hideyuki Mori),将由武丰骑师策骑。

这一天的最后一组赛事-奖金额达US$10,000,000的迪拜世界杯(Dubai World Cup)总是吸引着世界的注目。此次日本在第7组和第8组赛事中选派了最强马匹参战,这两组比赛无疑将是3月31日最盛大的赛事。

总奖金额为US$6,000,000的G1迪拜草道大赛(Dubai Turf)多年以来一直是日本人所向往的赛事之一,至今为止2004年赏月(Admire Moon)、2014年一路通(Just A Way (JPN))、2016年不挠真钢(Real Steel(JPN))、2017年强击(Vivlos(JPN)) 已经为日本赢得了4次该赛事的胜利。今年包括以往曾经获胜的不挠真钢(Real Steel(JPN))及强击(Vivlos(JPN))在内的5匹日本马将要参加此次赛事,令世人震惊不已。不挠真钢(Real Steel(JPN))在上一年年底的调教中因出鼻血而不得不决定回避该赛事,而在此之前他一直期待着能够蝉联此赛冠军。经受了这次巨大的失望,矢作芳人调教师发誓要在2018年重归该赛事。经过长期的调养,不挠真钢(Real Steel(JPN))真的回来了。他先是在去年秋天的G2赛事每日王冠中获胜,然后在其后的G1天皇奖(秋季)中艰难取得第4名。在连续数周的大雨之后,虽然他只取得了第4名的成绩,但比起同样难以驾驭这样赛场的其他G1级赛驹来,他的成绩已算上乘。此次迪拜草道大赛(Dubai Turf)中Frankie Dettori骑师将策骑这匹大震撼(Deep Impact(JPN))的6岁之子。参加该赛事的另一匹大震撼(Deep Impact(JPN))的子驹强击(Vivlos(JPN))亦是当仁不让,她也宣称不能蝉联誓不罢休。强击(Vivlos(JPN))在去年取得该赛事的辉煌胜利之后进行了长期的调养,于10月举行的G2府中母马锦标赛上回归赛场并获得第2名。随后又在1个月后的G1伊丽莎白女王杯中获得第5、在新年的G2赛事中山纪念中获得第8名。去年她在赢得迪拜的胜利之前也曾经在G2中山纪念中仅居第5,因此该名次应无大碍。友道康夫(Yasuo Tomomichi)调教师认为她今年的状态要好于去年。但唯一重大的变化是骑师。因Joao Moreira骑师将要策骑其他马匹,今年的强击(Vivlos(JPN))将由杜滿萊(Christan Demuro)策骑。

参加该赛事的另外3匹赛驹此次均为初次挑战该赛事。但不同与其他两匹母马的是,新写实派(Neorealism(JPN))在海外远征的角度上来说并非首次,在过去的2年中他曾远征香港3次,并在去年春季的G1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杯(G1 Queen Elizabeth II Cup)中获胜。因他在去年的G1香港杯(Hong Kong Cup)中获得第3名,堀宣行(Noriyuki Hori)调教师决定改变战术,转为挑战迪拜赛事。于是决定指定Joao Moreira骑师作为专属骑师,期待着他能够取得第2个国际G1赛事的胜利。Crocosmia(JPN)在去年秋天的G2赛事府中母马锦标赛中击败强击(Vivlos(JPN))之后又于11月在G1伊丽莎白女王杯中获得第2名。尽管上个月在G2京都纪念中她仅获得第8名,但她的调教师西浦勝一(Katsuichi Nishiura)曾率Hokko Tarumae(JPN)多次挑战迪拜世界杯,熟知迪拜情况。此次她的策骑骑师将由岩田康诚担任。参加该赛事的5匹赛驹中的最后一匹是与2017年的强击(Vivlos(JPN))一样,作为上一年度G1秋华奖优胜得主参加迪拜草地赛(Dubai Turf)、由桥田满调教师调教的Deirdre(JPN)。她在秋华奖中取得辉煌胜利之后的1个月后,在G1伊丽莎白女王杯中虽然仅仅取得第12名,但在一年中她已参加8场比赛,其中没有拿到名次的只有G1樱花奖(日本版1000坚尼)的第6名和G1母马优骏的第4名两场,总体来说成绩尚佳。秋华奖中她的策骑骑师李慕华(Christophe Lemaire)意欲再次骑乘这匹无敌先锋(Harbinger(GB))的女儿,在她的身上复制强击(Vivlos(JPN))的成功。

总奖金额为US$6,000,000的G1浪琴司马经典赛(Longines Dubai Sheema Classic)是一组2410米的赛事。该赛事甚至让人觉得是专为日本马而设。因为长距离马仍然是日本繁育界的主流,至今为止日本马已经3次赢得过该赛事的胜利。第一次取得该赛事的胜利是2001年的黄金旅程(Stay Gold(JPN)),第2次是2006年的真心呼唤(Heart's Cry(JPN)),如今他们早已成为向下一代传递力量的杰出的种公马。第3次是2013年获得第2名、2014年获得冠军的贵妇人(Gentildonna(JPN))。此次力争成为第4次优胜者的马匹共有3匹。其中夺冠呼声最高的当数去年的G1赛事日本德比大赛冠军、11月G1赛事日本杯亚军的金之霸(Rey de Oro(JPN))了。由藤泽和夫调教师调教的该马经过长期修养之后在今年的第一场比赛中虽仅获得G2京都纪念的第3名,但藤泽调教师力争奖得胜的目标寄托在数月之后的迪拜远征上。策骑的骑师由老搭档李慕华(Christophe Lemaire)担任。该马为夏威夷王的子嗣,似乎他已做好了一切准备,只待摘取此项桂冠了。而里见皇冠(Satono Crown(JPN))已有2次远征香港的经历,在第2次远征香港时,他获得了G1赛事香港花瓶杯(G1 Hong Kong Vase)的胜利,目前他似乎已经熟悉了长途跋涉。该马在G1日本杯及G1有马纪念中令人失望地惨败之后就进入了长期的调养,此次的G1司马经典赛(Sheema Classic)他将以全新的姿态参加角逐。他在2016年的香港花瓶杯(Hong Kong Vase)之后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成绩,因此当他在马群之后到达终点时,令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意外。堀宣行(Noriyuki Hori)调教师认为为了让他得到改善必须进行调养,因此邀请到他的老搭档Joao Moreira 在3月31日与其再度合作。由鮫岛一歩调教师调教的Mozu Katchan(JPN)立志要成为继贵妇人(Gentildonna(JPN))之后的有一个冠军得主。这匹无敌先锋(Harbinger(GB))的4岁母马在去年有强击(Vivlos(JPN))、Deirdre(JPN)等资深劲敌参加的G1伊丽莎白女王杯中力挫群雄一举夺冠,为去年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在G2京都纪念中获虽然只得了第4名,但她与黄金霸(Rey de Oro(JPN))之间只差一鼻只差。在她表现最佳的赛事中是杜满莱(Mirco Demuro)策骑她摘取了桂冠,但在此次她的首次海外远征中策骑她的将是Christian Demuro。

参加总奖金额为US$10,000,000的G1迪拜世界杯赛(Dubai World Cup)的日本马的数量虽不及它的前两场赛事多,但该赛事无疑是世界顶尖级的赛事之一,世界各国拥有擅长2000米赛马的马主都在向往着这个赛事。拥有Awardee(JPN)的前田浩二(Koji Maeda)正是这样的马主。Awardee(JPN)出生于美国,是森林宝穴(Jungle Pocket(USA))的儿子,今年8岁。出生后不久他被带回母亲所在的国家-日本。在他的赛马生涯的初期,他连续在草道赛事中取得成绩,5岁开始转向沙道赛事,之后他的运动业绩急剧攀升,在G1冠军杯赛(Champions Cup)中仅以脖颈只差屈居第2,但在其后的JPN1 JBC Classic中以破竹之势连胜6场。他的调教师为松永幹夫(Mikio Matsunaga)。去年该马的成绩不佳,在迪拜世界杯(Dubai World Cup)中仅获第5,之前他的赛绩从未降低致此等水平。2018年他在1600米的G1二月锦标赛中仅获得第9名。对于他来说东京赛马场的沙道是生平第一次经历,似乎与他不大适合。他的马主非常喜好国际赛事,到目前为止已经让G1日本德比大赛冠军马高情厚意(Kizuna(JPN))、天下唯一(One and Only(JPN))、G2 UAE Derby的冠军马Lani(USA)多次远征海外。随着铤而走险(Gun Runner(USA))与擅取(Arrogate(USA))的引退,Awardee(JPN)与武丰骑师的搭档极有可能成为历史上第2匹迪拜世界杯的日本冠军马。


详情请垂询如下代理人(英语)。
Satomi Oka (Ms)
Satomi Oka Bloodstock Pty Ltd
e-mail : satomi@bloodstock.jp
tel : +61 414 414 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