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主页 > 主题 > 2017年G1赛事大回放

主题

January 30, 2018 (Tue)

2017年G1赛事大回放

2017年在JRA的赛马年历中新增了2个G1赛事,使中央赛马的全年评磅G1赛事增加到24场。新赛事的加盟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很大的极大的反响。对于擅长2000米的赛驹们来说也可谓大喜事一桩。追加的第一场G1赛事是4月初的大阪杯。这场赛事对于在春季中必须参加G2及G3赛事的经赛马匹来说是填补空白的重要赛事。在此之前,为经赛马匹所设的唯一一场2000米赛事是10月份的天皇杯(秋季)。另外一个新设2000米G1赛事是希望锦标赛(Hopeful Stakes)。该赛事设在年底,是专为擅长更长一些距离的2岁马所设置的。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日本为2岁马所设的G1赛事只有2场,分别为阪神2岁雌马锦标赛(Hanshin Juvenile Fillies)和朝日杯未来锦标赛,均为1600米赛事。这次专为2岁马所追加的第3场G1赛事也许会使2岁马冠军选拔赛略显复杂,但对于马主及调教师来说亦是好事一桩,因为该赛事与4月份所举行的G1赛事皋月奖(日本版2000坚尼赛)不仅赛马场相同而且赛事条件也一样。JRA为了确保赛驹们在进阶的过程中都可以有复数次机会参加最高水平的赛事,在制定赛事日程时可谓煞费苦心精心安排,力求做到完美。以下对JRA2017年的G1赛事进行汇总。

出现在每年赛事年历上的第一场G1赛事是2月锦标赛(February Stakes)。该赛事是JRA的G1赛事中仅有的2场沙道赛之一,同时它也是有望参加同年度迪拜世界杯赛(Dubai World Cup)马匹的试闸赛。2017年度该赛事的冠军马黄金梦想(Gold Dream(JPN))虽在G1冠军杯中惨败给其他资深赛驹,但他在2016年的表现不凡,首先他在年初的3岁公开赛中轻而易举地战胜了拉尼(Lani(USA)),然后又在G3赛事独角兽锦标赛(Unicorn Stakes)中获胜,成为这一年沙道赛场上名副其实的一名斗士。虽然2月锦标赛距离他在冠军杯锦标赛中的惨败不过2个多月,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人气度,最终他以第2人气度之身战胜了最佳斗士(Best Warrior(USA)),并理所当然地获得了育马者杯经典赛事(Breeders' Cup Classic)的参赛权。而迪拜世界杯赛(Dubai World Cup)的另外一个参赛权则被一周前去世的黄金魅力(Gold Allure(JPN))的儿子获得。

G1高松宫纪念因与迪拜世界杯赛(Dubai World Cup)在同一个周末举行而常常被马迷们错过。虽然如此,该赛事却是日本仅有的2个短途G1赛事之一,而且还是世界短途挑战赛(Global Sprint Challenge)的一部分。该赛事最初也是2000米的赛事,但在1996年变更为短途赛。到目前为止曾经同时获得这两个短途赛事冠军的马匹只有寥寥数匹,他们是:1996年的花园(Flower Park(JPN))、2001年的托落塔之星(Trot Star(JPN))、2009年的桂冠战士(Laurel Guerreiro(JPN))、2013年的龙王(Lord Kanaloa(JPN))。2017年该项赛事的冠军得主是特色星云(Seiun Kosei i(JPN)),他为自己的马主西山茂行赢来了漫长马主生涯中的第一个G1桂冠。这匹赏月(Admire Moon(JPN))的子驹由其马主西山在2014年的精选拍卖会上以1300万日元(约合12万5531美元)购得,彼时他只有1岁(2014年的汇率为1美元=130.56日元)。

大阪杯是自2006年创设G1维多利亚英哩赛(G1 Victoria Mile)以来JRA赛马年历中首次新设的G1赛事,于2017年从G2级升级为G1赛事。多年来该赛事一直是数匹日本最佳赛驹的春季出道赛的战场,目前它已被提升到新的地位。2016年年度马王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作为自己的首战赛事选择了这个自己并不擅长的距离,但却一战告捷,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不是偶然的。在参加2017年该赛事的赛驹中有G1冠军马3匹、G1获奖马2匹、重奖赛冠军马7匹,证明了G1大阪杯赛事在赛马年历中地位的提升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经典赛赛季总是和樱花一起到来。开幕赛是4月中旬的G1樱花奖赛,2017年大和主将(DaiwaMajor (JPN))的女儿坤实女王(Reine Minoru(JPN))爆出特大冷门:虽然人气度排位她只屈居第8,但在天才骑师杜满莱(Mirco Demuro)的策骑之下,她很快适应了泥泞的赛道,一举力挫群雄,为她的马主吉田实赢得了第一个G1冠军。在此之后她也曾参战并不擅长的更长距离的比赛,但在G1英哩冠军赛上不敌年长的竞争对手们,以第4名告终。2018年她将重返英哩赛赛场,预计该年的G1维多利亚英哩赛上她将以更高的人气出现在马迷们的面前。

G1皋月奖大赛是日本版2000坚尼赛,多年来它为日本诞生出多位冠军马。其中阿尔艾因(Al Ain(JPN))的表现尤为令人瞩目。2017年当他仅以一脖颈只差挫败后来的G1冠军马波斯骑士(Persian Knight(JPN))时他的人气度仅排在第9位。在随后的赛事中他在G1德比赛中获得第5名,在大雨中的G1菊花奖赛中以第7名告罄。此外,在2018年的大阪杯的2000米赛事中我们还将看到在育马者杯3岁以上雌马短途赛(Breeders' Cup Filly & Mare Sprint)中获胜的迪拜陛下(Dubai Majesty)的第3个子驹以及大震撼(Deep Impact(JPN))的儿子重返赛场。

在JRA的赛马年历中没有那一场G1赛事在距离以及力度上能够和在京都赛马场举办的3200米天皇奖(春季)相提并论。能够在这场马拉松式的赛事中取得连胜的马匹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其中榜上有名的有:在1991年和1992年首次创下这一伟业的麦昆(Mejiro McQueen(JPN))-他还是包括黄金巨匠(Orfevre(JPN))在内的3匹冠军马的外祖父; 2000年和2001年获胜并一举成为日本获得奖金额最高的赛驹好歌剧(TM Opera O(JPN));2013年和2014年获胜的怪杰(Fenomeno(JPN))-他在2016年成为种马; 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他除了成为获此殊荣的第4匹赛驹之外还在该年度天皇奖(春季)胜出时刷新了此赛事的纪录,游刃有余的取胜姿态为他的传奇生涯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G1NHK英哩赛为取胜赛驹提供了不同的发展路径。夏威夷王(King Kamehameha(JPN))以及深蓝天空(Deep Sky(JPN))在取得该项赛事的冠军之后继而赢得了德比大赛,可以说该赛事成为这些大器晚成的赛驹们通往德比的阶梯;而对于另外一些欲走经典赛事路线但却力不从心的赛驹们来说,这场赛事又成为他们所必须经历的宝贵的G1赛事之一。2017年大洋船(Kurofune(USA))的后代太空陨石(Aerolithe(JPN))以人气度第2名的气势在该项赛事中轻而易举地战胜了她的异性对手们,写下了连续两年雌马在雄马阵地中获胜的纪录。

维多利亚英哩赛创设于2006年,是经赛雌马所向往的春季G1赛事。在该赛事短暂的历史中日本最优秀的雌马几乎都曾参加过比赛。其中Admire Lead(JPN)为她的马主近藤利一赢得了10年以来珍贵的G1胜利。近藤利一曾经在2014年以他的另外一匹赛驹Admire Rakti(JPN)取得了澳大利亚考菲尔德杯(Caulfield Cup)的胜利,虽然该马在此之后英年早逝。而此前他在日本国内的最后一场G1桂冠是由Admire Jupiter(JPN)在2008年的天皇奖(春季)中为他摘得的。

震撼灵魂(Soul Stirring(JPN))在G1阪神2岁雌马锦标赛中胜出成为2岁雌马的冠军。这匹范高尔(Frankel(GB))的子嗣在2016年首次获得G1冠军时曾经装典了当时赛马类报纸的头条位置。虽然她在G1樱花奖那天因为不适应泥泞的赛道而意外惨败,但在之后的G1优骏雌马(Oaks)赛中与她的永恒搭档Christophe Lemaire一道一举摘得第一枚经典赛事的桂冠。而骑师Lemaire还曾经在2009年策骑震撼灵魂(Soul Stirring(JPN))的母亲Stacelita(FR)在法国雌马优骏赛(French Oaks)中获胜。之后,震撼灵魂(Soul Stirring(JPN))选择了不在与同性马匹抗衡,而是在G2每日皇冠赛、G1天皇奖(秋季)赛、G1日本杯赛等大赛中与资深雄马同台角逐的宏大目标。虽然她曾经因为刚刚结束疗养以及赛道恶化等不利因素,使她的上升曲线一度停滞,但目前她已经内定参加2018年的欧洲远征之旅。
作为罕见的双料G1优胜调教师,藤泽和夫也是一个值得特别推送的人物。就在他所调教的震撼灵魂(Soul Stirring(JPN))取得G1优骏雌马赛冠军之后一周,他的另外一匹调教马金之霸(Rey de Oro(JPN))摘得了德比大赛的桂冠。Christopher Lemaire也正是两匹赛驹的策骑骑师。金之霸(Rey de Oro(JPN))在4月的皋月奖中仅获第5名之后奔赴德比赛场,彼时她以人气度第2之势以3/4马位战胜了人气第3的文雅之士(Suave Richard(JPN))。而文雅之士(Suave Richard(JPN))亦非等闲之辈,他放弃了通常3冠赛中的第3场赛事,转而选择了G1日本杯,与资深年长的对手们抗衡最终取得亚军。业界人士认为2018年JRA的赛马舞台上该马必会有不凡表现。

在2011年的精选拍卖会上神灯光照(Satono Aladdin(JPN))以1亿3000万日元(约合158万5366美元)成交,那时他还仅是一匹不足1岁的幼驹。之后他不负众望,先后在一些一般性的重奖赛上取胜,之后在2017年摘取了盼望已久的G1赛事安田纪念的桂冠。回顾他屡次出战的成绩可以看到,当他在6岁终于赢得G1赛事的冠军之前,他的出赛征程并不平坦。虽然他参加了众多的比赛,也曾经在7个不同的重奖赛中榜上有名,但也只赢得2个G2赛事的冠军。目前他以决定退役,2018年赛季他将作为繁殖种马退出赛事舞台(2011年的汇率为 1美元=81.99日元)。

里见皇冠(Satono Crown(JPN))在2016年的香港花瓶杯(G1 Hong Kong Vase)中得胜之后又在日本春季的最后一场G1赛事宝冢纪念中上演了一出横空出世力挫群雄的好戏,证明了他在香港的辉煌绝非偶然。不同于神灯光照(Satono Aladdin(JPN)),里见皇冠(Satono Crown(JPN))在他1岁时的2013年精选拍卖会上以5800万日元(约合56万美元)的价格落槌,可谓物超所值。2岁的他旗开得胜,首先赢得了G3赛事东京运动杯2岁锦标赛,之后又稳操经典赛前哨战G2弥生奖之胜券,可谓一帆风顺。但这匹马足(Marju (IRE))的后代2015年赢来不遇的一年,虽然在G1日本德比大赛中取得第3名的成绩,但直到2016年的G2京都纪念为止他一直远离赛场。对于神经质的他来说这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在G1香港花瓶杯(G1 Hong Kong Vase)上大显身手之前他所参加的3个G1赛事都以惨败而告终。但2017年他初战告捷,赢得了G2京都纪念的胜利。虽在其后的大阪杯上重新跌倒,但很快就在G1宝冢纪念上再振雄风。此前5岁的他公布了今年秋季的打算,称他将放弃海外远征,留在日本再接再厉。(2013年的汇率为 1美元=101.99日元)。

弯刀赤骏(Red Falx(JPN))是2017年日本顶尖级短途赛驹。在3月的G1高松宫纪念中获得第3名以后又在英哩赛G1安田纪念中获得第3,在G1短途锦标赛中再振雄风,连续2年取得该项赛事的胜利,成为史上第5匹获此殊荣的马匹。他的父亲名为横扫天下(Swept Overboard(USA)),虽已在去年年初去世,但绝对时是一匹优秀的种公马。此外曾经蝉联此项赛事冠军的另外两匹赛驹,樱花进王(Sakura Bakushin O(JPN)、1993年&1994年重奖赛冠军)及龙王(Lord Kanaloa(JPN、2012年&2013年)、2017年的新种公马王)在其之后的种马生涯中亦有不凡表现。

无敌先锋(Harbinger(GB))的第2代子嗣业绩平平,直到第3代才开始证明自身血统非同一般。在此之前他甚至已被日本业界认为不会有所造就了。狄德丽Deirdre(JPN)的出现改写了人们对他的印象。她将其对软塌赛道的高度适应性发挥到了极致,以其欧洲血脉的特性在最后的600米创造了35.7秒的闪亮传奇,将她的对手们击得粉身碎骨。但随后这匹在其1岁时的2015年精选拍卖会上2100万日元(约合16万9355美元)成交的马匹似乎有些体力不支,在数周之后的G1伊丽莎白女王杯她终于没能光芒再现 (2015年的汇率为 1美元=123.99日元)。

统治地位(Rulership(JPN))在2016年成为新种马马王之后俨然已经成为种公马的希望之星。去年Danburite(JPN)在4月的G1皋月奖大赛中与阿尔艾因(Al Ain(JPN))以1马位只差屈居第3。神业(Kiseki(JPN))在日本版圣烈治锦标赛-G1菊花奖中踏水前冲,为他的父亲统治地位(Rulership(JPN))赢来了第一个G1冠军。神业(Kiseki(JPN))在年初时曾被认为有望参加经典赛事,但最后他选择了春季修养。在9月的G2赛事神户新闻杯中德比大赛的冠军金之霸Rey de Oro(JPN)获得第2。在此之前神业(Kiseki(JPN))在另外两场特定重量赛中获得胜利。当金之霸(Rey de Oro(JPN))前往G1日本杯去与长一代的赛驹角逐时,神业(Kiseki(JPN))不得不留下来完成三冠王赛事的最后一场比赛。目前因为在香港受到轻伤,也许未来的几个月在赛马场看不到他的身影,但如果恢复顺利,他仍将成为长距离部门的一匹中坚的赛将。

连续数周的恶劣天气使东京赛马场的草道受到了伤害。但这一点并没有对参加G1天皇奖(秋季)的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带来任何障碍。事实上他在这场比赛中体现出了超常的力度与速度,成为同时获得3200米春季天皇奖及2000米秋季天皇奖的第5匹赛驹。在该赛事之前,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就宣布将于2017年底退役去作种公马。因此这场收宫之战对于即将成为种公马的他来说显得尤为意义重大。虽然里见皇冠(Satono Crown(JPN))为了斩获年度马王的桂冠而果敢飞奔,但最终以脖颈之差败下阵来。

Mozu Katchan(JPN)在去年的G1伊丽莎白女王杯中本没有多大人气,但这匹3岁小将表现非凡,而且举重若轻。虽然人气投票截止瞬间时她的人气度还只在第5名徘徊,但之前他已有不凡表现。例如当震撼灵魂(Soul Stirring(JPN))在G1优骏雌马赛中获得亚军之前,他已经在G2赛事花神锦标赛(Flora Stakes)中得胜。在夏季修养之后,参加G1秋华奖大赛的时候,尽管赛道比较柔软,但她仍然取得了第3名的好成绩。不过在此之前的在G2玫瑰锦标赛(Rose Stakes)中她的表现不尽人意。很明显,G1伊丽莎白女王杯是她的顶峰期。在该赛事中她紧紧地跟在领跑者Queen's Milagro(JPN)和Crocosmia(JPN)之后,最终以脖颈之差斩获冠军。同为无敌先锋(Harbinger(GB))的女儿,虽然同父的3岁马狄德丽Deirdre(JPN)不尽人意,但她为她的父亲赢来了4周只内的第2个G1冠军。

波斯骑士(Persian Knight(JPN))在早春的G1皋月奖大赛中仅以微差屈居第2。因为他已经在前年年初的G3赛事阿灵顿杯赛中获得了冠军,因此夏季调养之后开始备战G1英哩冠军赛,重新挑战短距离赛事。这一调整取得了成功。波斯骑士(Persian Knight(JPN))的父亲无敌先锋(Harbinger(GB))的另外一个子嗣在秋季完成了连得3分的壮举,为他父亲赢来了5周之内的第3个G1冠军。

高尚骏逸(Cheval Grand(JPN))的半血姊妹Verxina(JPN)和强击(Vivlos(JPN))都分别赢得过2次G1赛事的冠军,因此对于他来说冠军马的期待值是相当高的。当他在G1日本杯中折桂时,虽然从专业角度来看,人气第5名的他可以说是爆出了冷门,但也并没有让人吃惊到大跌眼镜的程度。在取得这一世纪性胜利之前,这匹真心呼唤(Heart's Cry(JPN))的儿子已经取得了2个G2冠军3个G1入围奖。在G1日本杯赛中,高尚骏逸(Cheval Grand(JPN))一直将德比大赛的冠军马黄金霸(Rei de Oro(JPN))甩在背后,而此时的领跑者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也已体力不支,无缘问鼎该项桂冠。故事到此还没有结束,这匹真正的长距离赛将在1个月后的G1有马纪念中又再次与上述老对手们狭路相逢了。

G1二月锦标赛的冠军马黄金梦想(Gold Dream(JPN))在日本杯沙道赛前身G1冠军杯中取胜时,又成就了今年的另外一个双料冠军的壮举。为了参加JRA赛事日程中仅有的2个沙道G1赛事而全年保持良好状态或者从1600米切换到冠军杯的1800米(在之前的日本杯沙道赛时是2100米)等等对于赛驹来说都是非同寻常的事情。即使黄金梦想(Gold Dream(JPN))亦不例外。他在取的两场赛事的胜利时,两赛之间的状况也不理想,在迪拜的赛事中表现欠佳。虽然在日本的2场赛事中他没跑出应有的成绩,但显然他已经尽力。不过在此期间他成功地调整了状态,在JRA沙道G1赛事中取得双料冠军,成为仅有的获此殊荣的3匹马之一。现在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也许在并不遥远的将来,他将来到配种站接替他父亲原有的位置。

在2岁马赛的最初几个月里,黄金巨匠(Orefvre(JPN))的产驹表现不佳。他的第一批产驹因准备不足推迟了参加出道赛的时间。即使如此,在G1阪神2岁雌马锦标赛报名截止的时点,他已经成为将2匹产驹送进重奖大赛的唯一一匹新种马,这已充分证实了其自身的真正价值。虽然他未能成为该年度的种公马王,但Lucky Lilac(JPN)的得胜仍然值得载入纪念史册。因为日本面向2岁马的G1赛事为数有限,因此对于新上任的种公马来说,初生的子嗣就能获得G1赛事胜利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就连战功显赫的大震撼(Deep Impact(JPN)),初产子嗣在3岁以前也没有参加过G1的赛事。但富士奇迹(Fuji Kiseki(JPN))在1994年为他的父亲周日宁静(Sunday Silence(USA))、伏特加(Vodka(JPN))在2006年为他的父亲Tanino Gimlett(JPN)争得了这一荣耀。

与其祖父周日宁静(Sunday Silence(USA))酷似的达能溢价(Danon Premium(JPN))在G1赛事朝日杯未来锦标赛的最后400米中从马群中脱颖而出直至终点。在10月的G3沙特阿拉伯皇家杯中创下的辉煌记录使他在其后的投票截止时点人气度飙升到第1位。他的出色的爆发力紧紧抓住了马迷们的心,使得对手们黯然失色。在冲刺的时候骑师控制得也非常好。作为大震撼(Deep Impact(JPN))的儿子,他在之前的3组比赛中以共计10个马位的压倒优势取得了胜利,成为2018年经典赛事战场上的有力候选人。

对于所有的冠军马来说,能在颁奖圈引退是最为理想的,但实际情况却总是事与愿违。大震撼(Deep Impact(JPN))、黄金巨匠(Orfevre(JPN))、贵妇人(Gentildonna(JPN))都做到了带着G1有马纪念的冠军花环结束他们的运动生涯。接下来获此殊荣的是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他以决定接下来要成为一匹种公马。在1个多月以前的G1日本杯上,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力不从心仅获第3名。有些人担心这匹5岁马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但黑体字(Black Tide(JPN))的这个魁梧的儿子,从起跑到冲刺,显得那样举重若轻。当他在平安夜那天跑完了2500米这一年底的马拉松时,所有曾经怀疑过他的人们都不再出声。到此时为止,北方玄驹(Kitasan Black(JPN))已经拿下了7个G1冠军,这与好歌剧(TM Opera O)的日本记录并驾齐驱。但他所获得的奖金额却超出好歌剧(TM Opera O)的记录4000万日元,成为日本获得奖金最高的赛驹。成千上万的马迷们期盼着将年间马王的称号授予他,一次来为他的赛马生涯花上一个光辉的句号。但在他出发前往北海道迎接他的种马生涯之前,在京都赛马场还将有2次退役仪式等待着他去参加。

G1希望锦标赛作为2岁马的公开赛事在2000米的草道上举行。30年来该赛事已经构成了年底赛马活动的一部分。该赛事于2014年升级为G2赛事,去年有进一步升级为G1赛事,目前它已经成为日本2岁马的3大G1赛事之一。G1阪神2岁雌马锦标赛与G1朝日杯未来锦标赛今后也将继续成为决定各部门冠军的赛事,而这第3个G1赛事的特点是,它与4个月后举行的G1皋月奖(日本版2000坚尼赛)在距离和比赛条件上完全相同。前年的取胜马匹黄金霸(Rey de Oro(JPN))进一步赢得了去年的日本德比大赛的冠军,提高了这一新设G1赛事未来的信赖性。真心呼唤(Heart' Cry(JPN))的子嗣时间飞人(Time Flyer(JPN))虽然起跑稍晚,但在骑师Cristian Demuro的策骑之下第一个冲过主看台,在进入正对面的直线跑道时,这对搭档选择了时间损失较少的马群内侧。当经过距离终点600米的地点时,Cristian示意时间飞人(Time Flyer(JPN))转入外侧。而时间飞人(Time Flyer(JPN))也马上领会了骑师的意图迅速作出反应,当他冲向最后的直线赛道时,借着中山赛马场直线赛道中央的下坡地势,最终以超出Gendarme(USA)1.25马位的优势获得该组比赛的冠军。

1美元= 112日元



详情请垂询如下代理人(英语)。
Satomi Oka (Ms)
Satomi Oka Bloodstock Pty Ltd
e-mail : satomi@bloodstock.jp
tel : +61 414 414 450